当前位置:首页 » 好闻分享 » 正文

是谁逼走了视频网站的会员?

1267 人参与  2019年12月24日 09:36  分类 : 好闻分享  评论

驱动中国

发布时间:12-2315:55

在2019年这个难熬的冬天,《庆余年》这部优秀爽剧横空出世,多少为处境艰难的年轻人带来了一些心灵慰藉。因此在这部剧的豆瓣评分中,有超10万人打分高达8.0分。

即使遭遇“人民日报”针对超前点播的点名批评,《庆余年》这部剧本身的口碑依然稳定,可以说是相当难得。

但就影响力来说,纠缠在《庆余年》身上的“超前点播问题”的走向,绝对会比这部剧本身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。

超前点播始末

所谓超前点播是指,近期腾讯和爱奇艺趁着《庆余年》热播,更新了付费观看模式。用户在VIP基础上,再一次性付费50元,就能够比会员提前解锁6集内容,也可以选择单集点播,每集3元。

“腾爱”的这种会员之外的套娃式增值服务,理所当然的引起了众多用户的吐槽。“你告诉我买会员有啥用?”、“网盘见了各位”、“圈钱第一名”……

12月16日晚,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吴声威在知乎发文章称,自己已经顺应“民意”,拟好起诉爱奇艺的诉讼状,近期将以邮寄立案的方式寄给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,正式起诉爱奇艺。

12月17日,在全网争议之下,于三声“新文娱·新消费”年度峰会上,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相继针对此事作出回应。

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表示:“为了满足用户的观影需求,我们在不断探索付费模式的创新,以更贴合用户的深层次需求。这一次在《庆余年》上引发的争议,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思考,我们对会员的告知以及消费心理的把握上还是不够体贴。未来我们将进一步优化并提升会员的服务体验,给大家带来更多优质的内容与贴心的服务。”

爱奇艺副总裁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也表示,视频平台的内容越来越多元,用户的需求也变得更多元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满足用户更多元的内容需求,但可能没太做好,未来希望能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,做好排播的设计和告知工作。”

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回应非常官方,但是并不含糊,意思主要有三点:

其一,表明初衷,讲明这么做的初衷也是为了更好的满足用户的内容需求。说白了视频平台这么做确实是为了赚钱,但赚钱的目的,是为了有更多的资金可以投入到优质内容生产中。

其二,明确承认错误,承认这么做确实没有体贴用户,没有对用户的心理和感受考虑到位。

其三,表明改正的态度,表明之后会更多考虑到用户的心理,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和更贴心的服务。

但是具体到行动上,“腾爱”的做法却不像说法那么敞亮。

在12月17日当天,腾讯视频、爱奇艺就同时对超前点播规则进行了如下修改:会员可提前看6集权益不变,支付额外50元观看6集的设定作废,额外3元每集的超前点播权保留。

也就是说,额外支付的超前点播会依然存在。

修改规则之后,一些网友表示,“3元的价格还是可以接受。”但也有一些网友表示,在VIP会员基础之上收费还是不合理。

“腾爱”和一部分用户之间的干戈依然难以化解。

出现这样的僵持局面,与其指责谁对谁错,平台和部分用户不如静下心来,仔细体量一下对方的难处,然后尽量找出可行的解决方案

前不久“我太难了”入选“2019年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”,说明2019年大家确实都感觉很难。在这个事件中,平台有平台的难处,用户也有用户的难处。

平台的营利压力很大

在2019年前三季度,爱奇艺是中国新经济公司亏损亚军,累计亏损额达到78亿元,只比烧钱造车的蔚来汽车低一点。单就亏损方面来看,“优爱腾”基本步调一致,腾讯视频一年亏80亿元,优酷约亏50亿。

亏损在之前并不算什么大事。但今年是2019年,互联网进入存量时代,并且资本寒冬愈加凛冽,以至于连一向不把亏损当一回事的美团,今年也开始努力收紧亏损,以期整体盈利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即便是百度,对于爱奇艺的亏损也爱莫能助;优酷和腾讯视频背后的阿里和腾讯依然财大气粗,但是在存量时代,它们自己也要想办法扎紧裤腰带过苦日子。

所以现在巨亏的爱奇艺已经进入危及存亡的关机时刻;腾讯视频要好一点,但在腾讯整体改革依旧持续的情况下,腾讯视频的管理层承受的压力很大;相比之下背靠阿里的优酷则要从容许多。

具体到落实上,上个月,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曾对外表示:“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,不排除会员率先提价,但并无时间表。”

所以此次“超前点播”,既可能是“腾爱”对盈利方式的一种率先尝试,也可以看做是平台在视频会员涨价前对市场反应的进一步试探。

试探的结果比较明显,很多用户的反应很直观,要想一次性涨50元,那就可能会被骂的狗血淋头;涨个十几、二十,一部分用户可以接受,也有一部分用户不能接受。

这样的结果应该并没有太超出腾讯视频、爱奇艺的预料。

因为对于该怎么涨价,涨多少?以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受到的技术支持,把这点市场数据分析清楚再简单不过。

用户真的很难

在截至目前互联网发展历程中,内容变现其实一直都是一个世界性难题,在中国尤其棘手。

谷歌旗下的YouTube之前营收主要靠的是5秒钟广告,但是近期也在努力推送会员服务;奈飞(Netflix)之前一直是纯会员的营收模式,但近期也开始尝试拓展广告业务。

“优爱腾”一开始就是“会员+广告”的模式,用户可以选择看广告之后再享受视频内容,也可以选择买会员免广告。现在“优爱腾”把会员模式弄出了越来越多的花样,特权内容、超前点播,不过都是想增强自身与用户的议价能力。

“优爱腾”这类PGC视频平台制作内容的投入很高,但是抓住用户的消费偏好和消费意愿却很难,所以天然风险成本就非常高。用户想看什么剧、爱看什么剧很大程度上是看心情的,连用户自己有时都说不准。

这种情况下,尽管各平台都努力凭借技术建立更加清晰、更加精准的用户画像,但是平台的议价能力依然薄弱。

不过用户的议价能力强,不代表支付能力也强。中国内容领域遭遇变现困境的一大核心原因,可能就是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居民内容支付能力的过分鼓吹。

我们的平均工资水平到底如何?这个问题一直比较谜。

根据薪酬网估算,2019年全国平均工资为7993.09元,但是薪酬网的运算结果来自其自行研发设计的运算模型,而这个运算模型并没有公布。

相比之下,Salary Calculator采用比较原始的抽样调查法,在各城市调差数万,乃至数十万样本之后得出的结论反而更为可信。

在Salary Calculator的调查中,一线城市的平均工资都没有超过7000元,其中文娱消费的主力大军二线城市居民的平均工资就是3000多到4000多元。

结合中国统计局披露的2018年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为28228元来看,我国居民月均可支配收入约为2352元。从消费支出来看,2018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,月均消费支出为1654元。

以此为依据估算,视频平台会员费用过高,可能真的是大部分普通居民都无法接受的。

在“超前点播问题”中暴露出来的矛盾的确非常棘手——平台不想办法涨价,盈利不足,就可能出大问题;涨价的话,大部分居民又无法接受会员过高的会员价格。

所以当前的复杂情况非常考验各大平台实际掌控者的应变能力,而视频平台如何把握好盈利和用户之间的平衡,可能将决定未来互联网内容版图的部分格局。

文/刘旷公众号,ID:liukuang110


全站信息部分来自网络转载,若有侵权,或者不妥的地方请联系,我会尽快处理,

联系方式:admin@77imeng.com

本文链接:http://77imeng.com/post/33.html

本文标签: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  • 相关文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热门文章

标签列表

最近发表

  • 网站备案:晋ICP备19013357号|智学网